联系我们 Contact Us

016-3350416

 电邮我们 Email Us

地址 Address

4C & 5C, Jalan 54, Desa Jaya, Kepong, 52100, Kuala Lumpur.

Terms & PrivacyRefund PolicyCopyright © 2017 Musicpreneur® All rights reserved

人物专访:Adky Wun 温应鸿

Chapter1: 热诚篇

Q: 在百度上看了您的资料,有一点让我好奇的,是你出生在新加坡,但持有美国国籍。在不同的国家成长,小时候接触的音乐都是什么类型?

A: 音乐的接触层面会在你成长过程中多方面吸收,学习的时间对你的影响也会特别深远。例如,你小时候是围绕在粤曲的家庭成长,那我想你身体里也会流着粤曲的血。至于我呢,是比较偏向洋化的音乐风格。当你接触的地方越广、文化越多的时候,那你音乐的层面也会相对的扩大。我很喜欢去不同的地方吸收风土人情和研究他们玩的音乐是怎么组成、构成。读完书就去亲身落地接触,这些我们叫“采风”,采集一些风土人情,这些也可以从而增进你对音乐的见解。我本身是学习古典音乐出身的,然后从古典音乐转向爵士音乐。那在这两个音乐的转换过程,其实我自己很喜欢做电子音乐(synthesis),是因为要组个乐队是很难招齐人,而且也很复杂。那也很难腾出太多时间一起练习,所以电子合成器synthesizer 是可以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 “One Man Band”, 用equipment 将音乐的概念转化为实际的声音。当我听到合成器能做出一些传统乐器不能发出的声音时,心里就觉得特别兴奋。

Q: 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样学会的乐器吗?有没有被强迫学习的感觉?

A: 第一样学会的乐器是弹钢琴,第二学会的是牧童笛,第三学会的是吉他,然后电吉他,打鼓,贝斯,二胡,小提琴。其实是没有被迫学习的,在我的心态最早期学习音乐是因为哥哥在学钢琴,大概是三四岁的时候。那时他大我约岁半,我就是个follower那样。当时我感觉他弹得还好,我就觉得我要弹得比他好,所以就用了很多时间练习。在我们小的时候,这世界没有什么东西玩,然后家里爸爸是唱声乐的,所以家里常常都很吵。与其被人吵不如自己去吵人,所以我就很喜欢去练习。因为古典乐在刚起步的时候,你只需要对着一个乐谱然后花很多硬功夫去develop你的skill 就可以获得初步的成功。那个年代很流行钢琴考试,而练习的时间多数都是为了应付钢琴考试,要考得及格并高分是很多父母的愿望。我家人没有强迫我考试,但相对的我的亲戚都会炫耀他们的孩子考得几级钢琴。但我就不觉得难考,这种boring的东西多练习就可以了, stick with the game 就一定没问题,其实都挺开心的如果treat这件事as a development。这不是一个你会非常享受的时刻,但若你做得好的话,这件事就可以迈向享受的时刻,所以多练习,再希望这个沉闷的过程会尽快过去。

Q: 是受到谁的影响而喜欢上音乐?

A: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是太全面的。这个纯粹与我的性格有关。我是喜欢挑战自己也不服输,所以我很愿意多花时间让自己厉害过别人,在这个过程里也可以享受到胜利感和优越感,这就是我小时候的想法。而我的家人对于音乐的态度和喜欢种类也和我很不一样。

 

Q: 觉得自己在求学期间为音乐做过最疯狂的事?

A: 其实没有单一疯狂事件,因为一路以来做的事情都是疯狂的。例如,早年前已经要做一些give and take的选择。例如:放弃知名大学的邀请,然后毅然去读音乐,which我读的音乐大学都是知名的,然后学校转学校,也是读音乐,再度放弃很多东西、选择。这些我觉得是很疯狂的,我想没什么人会做这样的事,大家都会找个知名大学读书然后毕业出来工作,多数都是这样的。我想最疯狂的事情就是用音乐谋生。

Chapter 2: 梦想篇

Q: 在学音乐的过程中,有没有想过要成为怎么样的音乐人?

A: 那其实入行做音乐不是巧合或偶然。我决定放弃我另一个最喜好并有成就的东西就是我本身on the side 是读机械工程,因为从小我觉得音乐是不可能会有稳定的收入,所以需要再develop 多点时间secure 多点自己的能力,对未来成长的保障会更大。当我最后决定投身入音乐专业里,这是我的一个部署。从读书第一天开始已经去各大录音室实习,去学习什么是 professional music 这件事。因为我是Chinese,那时80年代最厉害的还是香港音乐,所以就决定到香港发展。其实来之前就已经录好自己的demo 去到作曲家协会拿了个brochure,上面就有写说香港有多少件studio、唱片公司、provision公司,然后拿了自己大量的cassette tape 约了他们的人打电话in and out,上他们公司二话不说坐都还没坐下就冲进去把自己的磁带放进他们的cassette机里调高音量播自己的歌,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让他们知道“我的音乐很厉害的,不用我的歌是你们的损失”,这件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Q: 有没有过站在舞台前的梦想?

A: 我一开始由始至终的目的都是做幕后,因为我觉得做composer 或producer 都是个很有型的事所以立志都是继续做 production,做个出色的producer。那当然在做这些的时候,绝对是有人offer艺人、歌手和专辑合约,当时我都拒绝了。我曾经试过一次自己去了美国,因为很喜欢做电子音乐。那我就和国际知名的唱片公司谈,他们愿意让我出 6 至 8 张专辑让我以艺人身份 develop 我的电子音乐。不过最后因为一些国际因素而告吹了。

Q: 当时候您最崇拜的音乐人是谁?

A: 其实没有最inspire的,是被众多前辈启发。其中是Richard Yung翁家齐,当年就有乐队叫齐成乐队我觉得是最先锋的,因为那时用了大量电子合成器、鼓机、等等做了很多音乐。我觉得真的很前卫很创新。所以一直以来都有留意他的作品,从而学习他怎样做音乐。另一个我觉得很厉害的前辈就是周启生,也还有很多人,就常常去听的。当然除了本地音乐人也有听外国的音乐,爵士音乐当然就听了很多Charlie Parker, Louis Armstrong。我也会听很多不同类型的音乐如Casiopea, Mike Stern, Yellow Jacket ,Yellow Magic Orchestra (YMO), 坂本龙一Sakamoto San, 喜多郎Kitaro等等的,都很多。那因为他们是很有名的艺人和很厉害的producer所以很值得学习。编曲上的变化就不是受人影响的,这个就take it as reference。

 

在arrangement这方面我在很早年就知道是composition里最重要的部分,和melody line是相辅相成的。另外我也会有很多笔记关于如何把一首歌曲编排成你要的方式(how to arrange a song in the way you want),听了人家的歌曲后,我会记下来为什么这首歌我会觉得好听,为什么我会觉得这首歌有东西听,而这一点很重要。就好像你做 arrangement 的时候就只有 strings 或怎样都只有strings,或 piano 开头又piano结尾,这就不是arrangement comping而已。我有个见解就是若你做这么standard、简单的事情,基本上就不需要你的存在。我买个yamaha electone,按style的按键就能有很多不一样的风格让你选择,或你找个 music program 的 band in the box 已经可以主导你想要的standard style of music,那你基本上就不需要arranger。身为arranger 最重要就是需要抓到那首歌曲的意思和在做什么,然后就要知道vocalist的短处在哪里来利用音乐的tone 和tonality去fulfill这件事的不足,或让这件事锦上添花令他更有质量、变化和层次。

Q: 在什么关键点上,让您开始向往幕后的发展?

A: 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想过要做编曲人还是什么的,我只是想要多参与艺术、文化和音乐方面的事情就足够了,只不过蛮多人都是找我做arrangement。Wikipedia上的资料只是一小部分,由于我入行的年代远古,很多事情经过风霜时间的洗礼后都遗失在大海里的。很多事情现在google也未必找得回来,那有些时候有找得到回来然后我也记得好像是我做的但为什么那么难听的,那种感觉也很好笑。

Chapter 3:事业篇

 

Q: 那一首作品让您觉得富有挑战性?

A: 那在我众多编曲的作品里我觉得做难做的歌是罗文的《波斯猫》,那我是做Twins唱的版本。波斯猫原版是坎坎舞的音乐,整个tempo, groove, counterpoint都是以这个音乐风格去制作的,所以想要把这个音乐改良或改变,get out of the box是件很难的事,我也就用了很多时间去break down这首歌研究有没有further development的可能性。到最后我也做了出来,也觉得做得挺成功至少我本身也挺喜欢这个新版本Twins的波斯猫。

Q: 第一份音乐工作,就开始编曲了嘛?当时候的服务对象是?(方便透露当时候的薪水吗?)

A: 第一份有报酬、会播放的音乐是电视节目主题曲里的solo。那时是有个producer在arrange 一首歌说我用 synthesizer演绎的saxophone solo很真实,就让我帮他弹那首歌曲music break里的saxophone solo,那我就获得了几百(蚊)的现金(港币)。

Q: 是怎么样的情况下得到这一份工作的?

A: 在80年代的时候音乐工作的需求量是很高的,另外我长期做的就是帮卡拉ok公司弹奏歌曲的lead ,如果你有印象有些旧些的歌会听到有个很大的flute声,那这些都是有报酬的。另外再进化些了、弹得也差不多,就会认识到 develop卡拉ok内容的公司,因为有些歌是没有original music backing那时也不流行保留,变成整个音乐底都要重新做出来。然后报酬的lumpsum 都挺高的。我曾经试过在最高峰时期,一个星期做32首cover version的这些歌曲。他们会给你一大堆歌曲,你就需要按照原版的歌曲去把全部东西填补回去、督促你的musician去完成。这里面由于工作量较大也制作了许多音乐的时候,也学习了很多制作音乐的流程、怎么做得快点并做得好和知道要求是怎么样,所以这是个很好的学习。机缘巧合下那时也有日本的 project ,好似SEGA的机器,

 

在某些地方可以下载一个midi file带回去然后那部机器可以播放回midi file的歌,你就可以唱卡拉ok。但这条规就很严格因为那里面就有个sound engine、有一个卡,我就为了这件事请教了我的Waterloo大学的前辈。那他就到来教我这怎么做这个8进数Machine code去programme这个 system exclusive change,就是怎么写一堆computer code让那个机器into我叫它做出的mode那样,就是可以转到很多东西也是个很好的学习。他们也给了我一个license说是全亚洲唯一合他们资格的developer ,那这个也学习了很多关于music programme很仔细的东西,幸好在早年的时候我也有收读Computer Science,要不然真的会吐血,幸好当时只是头痛 。

Q: 在幕后工作,受到最大的挫折是什么?

A: 其实就是没有的,当你做音乐已经发展到音乐商业的时候你所遇到的风险多数是不给钱、做了东西但他却跑了或别人抄袭你的歌之类的,但这些都不要紧,因为这些都不是打击。当你出来社会工作和他人周旋的时候,这些都已经是商业的事情。因为商业都是有得有失的,也不需要去到很迷茫或不开心。没关系,你在这里做错了的、不管用的,那你就尝试第二个方法,或观察市场的需求就朝那个方向发展,那这也是件很挑战的事情我也不会觉得沮丧因为这些都是很正常的。

Q: 有没有担心过自己选错行,做音乐找不到饭吃?

A: 当然不对啦,做音乐简直入错行兼找不到饭吃还要做出无限的牺牲,真是“阴公”完全是入错行。为什么会说入错行,是其实你要在艺术而又商业的层面、角度里面,要他人认同你的艺术并且给钱的时候事件很恐怖又惊人的创举,每一次都是,那是非常困难的。再加上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会有多少人会留意到你有这个的创作。再加上科技也都 easy going 的时候有很多人随便弄个声音出来然后随便放上网然后draw到一些viewing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很厉害,但其实那些内容都不是很好,那又怎么在这行业决战。再加上音乐已经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的一种形态,近年网络爆发的时候很多龙头大商家都在争相制作IP成为上市公司的产品的时候,那这也是更加剥夺的虎头铡,变成前途的情况未明。

 

那如果有新入行的人我都会告诉他们现在不是太乐观,造成要入行的话都要面对许多事情例如心态、心理上goal and achievement的设定一定要是安抚得到自己的心情才好好考虑。那当然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决定入行也不能说是件坏事其实很多事情都是on going, on demand地发展着,因为我们暂时也不知道前途将会发展到什么阶段或怎么顾及大众有没有良好的收益去持续发展音乐艺术的项目。虽然我也不主张大家贸然入行因为一定要了解所有的prices和criteria在哪里,和你个人的discipline control一定要很好如果不是的话就真的是发梦的基本上。

有没有担心过自己选错行,做音乐找不到饭吃? - Adky溫鷹鴻
00:00 / 00:00

Q: 除了编曲人,您还身兼很多职位,有创作人,唱片监制,舞台总监,甚至是电影导演。为什么您会多方面发展呢?

A: 其实很简单是因为如果你做单一性服务行业那你的收入就会很单一,如果你能多线发展的话你的收入就还较广泛,也可以成就或辅助你某些想发展的方面。另一个重点是当你能做的事情是多范围时并你每方面都做得很出色的话,大家都会看得到的那你的人脉就会增广,对于你以后的发展都会是个很好的帮助。所以你需要很努力develop自己的professional skill,也要很专心因为如果你很花心每样东西都碰,那我觉得是坏处多过好处。

Q: 哪一项是您最喜欢的工作岗位?

A: 其实每个我都很喜欢,就没有特别喜欢哪个每个都差不多,全部都是做艺术、演艺的方面那我就很高兴了。

Q: 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属于收入稳定的音乐人了吗?

A: 收入是很不稳定的,可以告诉你是绝对不稳定。那你就需要好好计划你的财政,你有收入的时候需要怎么分配财务,没有收入的时候你需要怎么支持自己才可以渡过这个严寒。算是进入一种公司营运模式那样。

Q: 要怎么当一个为自己争取收入的音乐人?

A: 这也不是很对,因为做音乐是需要一个很专注心去做才能做的成功。那如果你整个音乐的development就可能久而久之会纯粹为了赚钱而做音乐,那我可以很肯定你做的音乐应该做得不好。这方面我觉得需要从过程里学习怎么取得平衡和怎么分开work load跟enjoyable project。

Chapter 4:最后尾声

Q: 您合作过的艺人中,谁让您的印象最深刻?为什么?

A: 那当然是一些很厉害的艺人才能令我们印象深刻 - 张国荣、梅艳芳!那张国荣会更加深刻,因为他录音的时候是比较公子。另外整个录音过程会非常的的专业,我和他的录音多数都是one take,那他是已经对整首歌曲熟悉得不得了就好像24小时前他就已经记熟整首歌、歌词并找到方法怎么演绎那首歌曲。深刻的印象是我们录音的时候是没话可说的,基本上我们在control room就只是在近距离看他表演。梅艳芳也是一样的,其实很多出色的艺人都有这样的表现,是很值得我们去欣赏、学习因为有机会成为他们的producer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您合作过的艺人中,谁让您的印象最深刻?为什么?Part 1 - Adky溫鷹鴻
00:00 / 00:00
您合作过的艺人中,谁让您的印象最深刻?为什么?Part 2 - Adky溫鷹鴻
00:00 / 00:00

Q: 哪个艺人是您最想合作,但还没合作的?

A: 是有很多的真的非常多,多得我想一年都说不完。我全部人都想合作因为you never know what you get,试试看都是件开心的事。其实音乐是要做得开心的那你才可以做到这件事。那如果只准许我和一个艺人制作,那我想那艺人会是我自己。因为到目前为止都是和他人合作也没和自己合作过,那如果只有一个选择我会尝试和自己合作,因为这应该是宇宙中最挑战的事情了。我也很努力在尝试去develop自己的solo作品,其实来来回回有些做了7、8年都做不成,有些做了3、4年只做了一点点,有些就只是有concept,  idea就还没有动手。我想这就是全宇宙最挑战、最难麻烦的艺人,很难please这个人。是非常高的,高到我是会被人阻止,“你不要再搞了我死了,that’s enough”那样吧。

Q: 你对Serene的印象,想对Serene说的话。

A: 是完全没有印象的,只不过是base on let's have some fun的idea 去搞而已。另外Serene是完全没有说任何事情的,我记得她只是说过要弄得interesting 点那我就照做,基本上是develop on my own的。我觉得她是唱得挺好的,那唱的好的话整个音乐就可以弄得比较finest、较多layer都可以应付得到。我一路看到她的发展,其实我是没见过她in person,觉得她非常的努力也很勤奋,是很值得去支持她所以就给了她支持。那我认为如果你需要访问我,我也很愿意分享我的经历和经验的。除了叫她加油之外我想也没什么好和她说的了。因为都已经来到这个境地、来到这个没办法回头,除了转行之外也不知有什么好做那就加油吧,真的要加油。那你要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有排你等’。我想我不用转行因为我都做很多行,那就看到那里好就放多点资源下去,我只是想我要几时退休就好。

Q: 给学音乐的孩子一些鼓励的话吧!

A: 我会和大家说想清楚再做,一定要develop好自己的心志,就三思而后行。还有其他话要说的,就是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因为如果你是很受欢迎的艺人就会有很多人找你,那你就会很忙碌。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的身体就会变得差也会很大压力,那就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健康。还有最重要就是尽量不要让自己的音乐原则受到金钱的引诱而改变你的策略或良知,一定要be honest to yourself,不要受不必要的诱惑。